新2网址

“互联网+农业”支撑条件明显改善
发布时间:2018-07-03 11:18

  近日多个互联网公司寻求海外上市,既包括小米、美团等独角兽,也有优信、猎聘、宝宝树等公司,刚成立三年的拼多多也在其中。
  在全球资本市场动荡不安的背景下,这些公司接受较低估值集中上市,一个主要原因是现在很难融资,直接上市可能是最好办法,也能为风险资本投资提供退出通道。
  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兴起第二波创业浪潮,与此前不同的是,这次所有不同领域企业都遵从同一种模式,即烧钱引流(量):通过补贴消费者扩大市场占有率(流量),放大估值,寻找变现机会。
  乐视、小米都是以低价硬件扩大终端占有率(流量),然后希望在互联网服务中获取利润;拼多多也以更加低廉的商品价格导流。补贴则是互联网服务企业主要流量争夺手段,网约车、外卖、网络售票等开始都以补贴争抢客户。
  烧钱做多流量的模式源于对美国企业的模仿,比如亚马逊通过提供便利与低价商品服务吸引更多客户,增加他们的黏性,然后为他们提供更多服务以赚取利润。这意味着前期需要大规模投入,未来收入增长速度可能会是指数级。因此,此类互联网公司被认为不适合以往的P/E或者是P/S估值方式,而是成长性。
  随着中国金融去杠杆工作的推进,廉价流动性支持的风险投资泡沫正在破灭。共享单车疯狂烧钱模式无以为继成为泡沫不可持续的标志性事件。独角兽类互联网企业过高估值,也源于风险资本严重过剩,都想参投独角兽,通过后者估值泡沫扩张增加自身的业绩,吸引更多资金。这是一个资本集体吹泡沫的过程,通过财富效应制造新与旧的落差,引导社会资源与政策资源流向这一领域。
  我们认为,现在是互联网经济去泡沫化的开始,流量估值模式与规模导向的传统发展思维类似,在相当程度上,只讲规模,不讲效率。中国市场足够大,足以培育和壮大很多互联网服务企业,但是,应该效率和技术导向,优化资源配置,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而不是在短期内只关注烧钱、流量、估值,舍本求末,难以持续。
  我们认为,在互联网泡沫吹大过程中,监管部门如果不能维持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能实现消费者权益保护与知识产权保护,只会加速互联网泡沫以及市场无序化。实现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重要前提是市场的法治化,没有对消费者与知识产权保护就不可能倒逼供给侧提高商品质量与服务水平,如果新旧经济不能公平竞争,就会鼓励投机。
  在过去若干年,三种怪象扰乱了中国人正常价值判断,影响了经济与社会健康运行。第一怪是炒房,炒房获利可能是一个普通人踏实工作一生的收入,而房价上涨可能使他十几年工资收入大幅贬值;其次,就是互联网企业烧钱用各种营销方式吸引流量,做大估值,鼓吹所谓创业人一夜暴富;其三,网红现象泛滥,个人通过夸张的营销手段吸引更多粉丝(流量)并转化为名利双收,比如写民粹主义文章,迎合“审丑”的表演,软色情直播等。最极端的是年轻演员经过粉丝(线上线下制造话题)营销搞成流量小生(小花),依靠话题和颜值就能成为明星。
  流量变现模式与炒房一起,刺激了中国人对财富的焦虑,鼓励人们投机和走捷径发财致富,而遵纪守法、踏实勤劳、诚实、不走捷径的人则会在财富分配中落伍。中国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扭转整个社会这种错误的分配模式以及价值导向。只有个人不断提高专业技能并踏实工作,企业以消费者为中心持续提高效率与技术水平,政府能够维持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并实现消费者保护,中国经济才会实现更高质量、更高效率、更加公平以及更可持续的发展。“目前我国已有20.4万个村建立了益农信息社,约占全国60万个行政村的三分之一,这成绩在全世界都是史无前例的。”在7月2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农业农村部副部长屈冬玉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信息进村入户工程实施范围扩大,农村信息综合服务能力不断提升。预计到2020年,全国80%以上的行政村将建立益农信息社,这是农业农村信息化领域最大的基础工程,对“互联网+农业”具有革命性意义。
  所谓益农信息社,是信息进村入户工程的载体,旨在打通城乡数字鸿沟,主要为农村农民提供公益服务、便民服务、电子商务和培训体验等互联网服务。2017年,农业部开始在18个省市开展整省推进。该工程通过以省为核心、以市县为纽带、以村为节点的体系,建立起覆盖农民群众、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连接涉农部门的农村信息服务网络,使得经济活动、社会管理、政务管理都能延伸到村里。
  随着网络基础设施建设不断优化,“互联网+农业”支撑条件明显改善。有关部门深化实施宽带乡村工程,持续推进农村地区电信普遍服务,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截至2017年底,全国行政村通宽带的比例达到96%。“农村每百户居民拥有的手机量超过300个,但很多农民的手机只是作为通讯工具,并没有作为互联网工具。”屈冬玉说,基于此,农业部门开展了农民手机应用技能培训。
  互联网技术在农业生产中的应用不断深化,农业转型升级成效显著。近年来,全国9个省份开展农业物联网区域试验,发布了426项节本增效农业物联网产品技术和应用模式;2017年,启动实施了数字农业建设试点;2018年,成功发射了首颗农业高分卫星。如今,现代互联网技术在耕地轮作休耕、质量安全监管、动植物疫病远程治疗、农机精准作业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农业农村电子商务快速发展,新业态蓬勃兴起。国家在14个省市开展了农业电子商务试点,探索鲜活农产品、农业生产资料、休闲农业等电商模式,在428个国家级贫困县开展电商精准扶贫试点。截至2017年底,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已累计支持了756个县,农村网络零售额达1.25万亿元,农产品电商正迈向3千亿元大关,带动就业人数超过2800万人。
  农业农村部农产品加工局局长宗锦耀说,“互联网+农业”推进了农业与其他产业深度融合,打造了农业农村经济的升级版。2017年,我国农产品加工业产值达到22万亿元,休闲农业、乡村旅游营业收入达到7400亿元,创意农业、分享农业、众筹农业等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不断挖掘了农业的多功能,让农民分享增值收益,这些都是“互联网+”催生出来的。
  屈冬玉认为,“互联网+”可以加很多,在加农业农村方面还有很多不同的事项,但当务之急是“互联网+农产品营销”,即农产品出村。在他看来,现在传统的电商,通过互联网把大量的工业品、消费品输送到农村,对活跃农村物质供应、方便农民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对于乡村振兴的大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帮助农民增收,让优质合格、有特色的农产品出村,卖到城市来,就是所谓的农产品上行。
  屈冬玉透露,不久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要求农业农村部会同有关部门出台农产品出村工作的指导意见。这包括了农产品标准化、质量安全可追溯以及分级包装、冷链物流等方面,要确保农产品出村出得来、出得好,而且出个好价钱。他认为,解决农产品产销对接的问题,必须依托“互联网+”发展各种专业化社会服务,促进农业生产管理更加精准高效,使亿万小农户与瞬息万变的大市场更好对接。
  农业农村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表示,今后将深入推动信息进村入户和农产品出村工程。具体来说,要强化益农信息社村级信息员选聘培训,坚持有文化、懂信息、能服务、会经营的标准,优先从返乡下乡人员中选聘信息员。健全完善建设运营机制,调动企业等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实现可持续发展。加强部门合作,集聚涉农信息资源,建设公益服务平台,提升信息服务功能和水平。


关于我们 | 军事天地 | 环球资讯 | 社会民生 | 娱乐天地 |
Copyright 2015-2016 新2网址,皇冠娱乐网,hg0088开户,hg0088.com——瑞英策略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0